不羁(偶尔诈尸)

茫茫星海,感恩遇见

故事的结局是一群少年奔向了各自更美好的未来


故事的结局是其中的一位少年的话语被恶意解读退出大家的视线,从此他们再没有团建


幻想故事的结局是三个人离开了狗公司继续组合在一起直到退出娱乐圈


二编

12.9蕾丝回来了!!!!是谁哭成了狗,是我


三编

我现在等着名学五的收官😭😭

Q:一些热带沙漠?(就是看起来很火好像有很多人实则粮少的一批)

薛之谦和许嵩

最近刚入的坑

嵩谦还有1000+的参与

我更喜欢的谦嵩只有200+的参与

还有大半是两个tag都打的无差[暴躁]

然后我就自割腿肉了

我能不能在问答区碰到一个同更喜欢或者磕谦嵩的友友啊!

【谦嵩】迟钝

第一次进入冷圈,已经开始自割腿肉了

其实这篇文如果不看彩蛋的话谦嵩嵩谦其实不太明显,但我个人是偏向谦嵩的

❗️不算他们的粉丝,最多就是歌迷!很多不算太了解,ooc致歉

❗️cp洁癖的和只磕谦嵩的不建议关注我,我杂食,谦嵩 嵩谦都可以(更喜欢谦嵩亿点),平时也不太会写这一对

❗️这个合集会出现什么cp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不要订阅(除非你什么都能磕)





——————————

许嵩现在有点怅然。


刚刚录完节目,导演PD都撤了,同组的一个导师戴佩妮找过来了。

“那个,许嵩老师有空吗?”

许嵩愣住了。他们一起录节目已经录了三个多月,一开始的陌生早已消失,为什么戴佩妮会在快收官的时候喊自己“许嵩老师”?

而且神情还这么认真。

没有时间让他仔细地去思考发生了什么,戴佩妮还在等着他的回答,总不能一直晾着她不回答。

“戴佩妮老师有空的,怎么了?”

戴佩妮看着许嵩疑惑的表情,轻轻闭了一下眼,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下薛之谦,随后睁开眼,非常认真地问:“你是不是喜欢薛之谦。”

疑问的语句,肯定的语气。

许嵩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只是一起共事了三个月的戴佩妮都看出来,那和自己认识了十年的薛之谦到底是没看出来还是不想让他们关系闹僵呢?


许嵩有一个埋藏在心底很多年的秘密。

他喜欢薛之谦。

是想和他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但他没办法把这份喜欢说出口。

一开始发现自己这种感情的时候,社会对于同性恋这种群体的接受度还不高,两个人的事业又刚起步,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前途,但他不能让薛之谦的前途陪着他一起葬送。

更何况,薛之谦也不一定喜欢他。

所以许嵩就把自己的这份感情深埋,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重见天日子时候了,没想到戴佩妮会看出来。

“你怎么看出来的。”这已经算是默认了。

“这应该很容易就看出来的吧。许嵩,有的时候,爱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爱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吗?

许嵩想到了第二场中,薛之谦cue他一起给学员示范《亲密的爱人》时看着他的那个眼神,里面满满的温柔和爱意让他险些溺死在其中。但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薛之谦的眼神已经变回了平时那常带笑意的样子,让他觉得刚才所看到的都是他的幻觉。

“嵩哥。”

“嵩哥?”

“嗯?”戴佩妮的呼叫让许嵩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也没什么事了,就是,我们不是马上收官了嘛,薛之谦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和村民们聚个餐。”

“他买单吗?”许嵩笑道。

“听他的语气应该是的。”

“薛老师请客那当然得去。”

“好的,那嵩哥,我们决赛再见啦。”说罢,戴佩妮朝许嵩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留下许嵩独自一人惆怅。

另一边,戴佩妮走到许嵩看不到的地方,拿出手机给人微信发了一个录音文件,又留言“我只能帮你到这了”,随后收起手机回去休息了。


最后一期的决赛,导演组非常按照选秀节目的套路把先前淘汰掉的村民都邀请了回来,来了一波“大型催泪现场”。

最激动的莫过于那些朝夕相处的村民了,大家来自天南海北,这一次分别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在什么时候。在场的大部分村民都留下来泪水,就连郑闯也红了眼眶。

召集人这边仨人是看着他们一路成长到现在这个样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舍,不过他们已经经历过太多这种分别,倒也不至于有过大的反应。

或许,最让许嵩不舍的,就是薛之谦了。

这次结束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合作了。

习惯了喜欢的人一直在自己身边,想到马上就要分开一时间还真的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许嵩偷偷地把目光放在了薛之谦的身上,看着他在场下安慰情绪激动的村民们。

薛之谦平时咋咋呼呼的,妥妥的社交牛逼症,但他其实是一个心很细的人,会察觉到别人的小情绪,会温柔地安慰。

许嵩也在他这份温柔下逐渐打开自己,会对他撒娇,也不抗拒和薛之谦的任何肢体接触。这要放在别人身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节目舞台的录制已经全部结束了,薛之谦带着村民们来到了提前预订好的饭店,包下来的饭桌上已经准备好了开胃凉菜,在村民们的一片惊呼声中,薛之谦开口说道:“今天大家敞开了吃啊!我请客!”

说罢便勾住许嵩的肩,和戴佩妮一同走向一张桌子。

这种聚餐少不了酒的加入,村里的男同胞们大多都喝着酒,白的啤的都有,女生们基本都拿着鸡尾酒,或者果汁等饮料。

许是因为马上就要分别了,也不知会不会再见,村民们明显都大胆了许多,郑闯率先过来找三位召集人敬酒。见有人开了头,又有酒精壮胆,许多村民都跑过来找他们碰杯。

戴佩妮作为女士,鲜少有人找过来喝酒,许嵩和薛之谦就不一样了,端着酒杯过来的人那叫一个络绎不绝。薛之谦酒量比较好,喝了七八杯酒还没有丝毫醉的迹象,至于许嵩……

“好啦好啦,别再欺负你们许嵩老师酒量不好了,再这么下去许嵩老师怕是回不去了。”薛之谦笑着对还想找许嵩的村民们道。

许嵩老师……醉了?

一个问号出现在了现场的村民心中。

看上去许嵩面色红润,眼神清明,除了说话比平时更少了一点之外,没有任何变化。

这也怪不得他们,许嵩其实是个“一杯倒”,每次喝酒只需要一杯就开始迷糊了,但不会发酒疯,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如果不熟悉的话,真的很难看出他喝醉了。

许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薛之谦,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了饭店关门,大部分人都在薛之谦的看管下没有醉的稀里糊涂的,一群人也结伴回到了有谱村,准备度过他们在村子里的最后一个晚上。

“薛之谦。”看着村民们陆陆续续地走出饭店,到最后也只剩下他们三位召集人了。

“嗯?戴老师怎么了?”

“我先回去了,许嵩就交给你了。”戴佩妮说着还意味不明地指了指许嵩说了句“加油。”

薛之谦哭笑不得。

毕竟先前让戴佩妮帮忙的时候把自己的小心思全都和盘托出了,要说现下没有任何想法戴佩妮肯定也不会信。

“行啦,戴佩妮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啊。”薛之谦有些无奈地对戴佩妮说到。

戴佩妮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薛之谦看着还乖乖坐在椅子上的许嵩,半磕着眼似乎将要睡过去。

“嵩嵩?”

“许嵩嵩?”

许嵩带着浓浓的鼻音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努力睁大眼睛看着薛之谦。

“嵩嵩你还走的动吗?”

听到问话的许嵩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站起来,可惜没成功。

“唔,站不起来了,我有点醉了。”

好家伙,居然还清楚自己的状态。

薛之谦看着许嵩晕乎乎的样子,径直走到他面前,抓住许嵩的手把他拉起来,又蹲在他面前,道:“上来,我背你。”

动作异常地熟练。

许嵩也没有任何推脱,顺从地趴在了薛之谦的背上,温热的呼吸打在薛之谦的颈侧,带着一丝丝的酒气,令薛之谦无比沉溺。

虽然许嵩比薛之谦高一些,但背起来毫不费力。

薛之谦向着老板说了声“辛苦了”便背着许嵩往他们入住的酒店走回去。


好在饭店距离有谱村和酒店都不远,约莫20分钟左右的行走路程,虽然背上睡着个人,但对于经常锻炼的薛之谦来说没有任何负担。

薛之谦走的很稳,许嵩本来就是晕乎乎的状态,现在更是直接趴在薛之谦的背上睡了过去,脑袋埋在薛之谦的脖颈中。许嵩似乎是有些别扭,蹭了蹭薛之谦,头发扫过薛之谦的脸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没有了动作。

薛之谦侧过头想去看看许嵩,就见他拿着毛茸茸的脑袋对着自己,睡得很安稳。薛之谦轻轻笑了一声,转过头继续向酒店走去。


俩人当初订酒店是一起订的,房间也是相邻的。薛之谦走到了许嵩的房门口,轻轻地叫着许嵩:“嵩嵩,许嵩,醒一醒,到酒店了。”

“嗯?到啦。”许嵩的声音听起来黏糊糊的。

“嵩嵩,拿房卡开一下门。”

“在口袋里,你拿一下嘛。”

薛之谦扭头看了眼趴在自己身上的“醉鬼”,无奈又温柔的说到:“嵩嵩我背着你呢,怎么拿啊。”

“唔……”

许嵩轻轻地应了一声,一只手缩回来摸近口袋里把房卡拿了出来,“滴”的一声刷开了门。

“开啦。”许嵩对着薛之谦道。

薛之谦进门把人放在了床上,看着还不太清醒的许嵩轻轻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找起了醒酒药。

等找到药把许嵩房间虚掩着的房门打开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抱住了,定睛一看是迷迷糊糊的许嵩。

“嵩嵩怎么了?”薛之谦一边拍着许嵩的背一边问道。

“发现你不在,以为你不要我了。”许嵩闷闷的声音传来。

薛之谦有点失笑,轻声说道:“怎么会不要嵩嵩呢,我刚刚是帮你拿醒酒药去了,乖啊,把药吃了明早起来会舒服些。”

薛之谦边说边把人带到床边让他坐下,把药放到许嵩手里,又开了一瓶矿泉水。许嵩也没有其他动作,安静利落地把醒酒药吞了下去。

已经入秋了,天气开始变凉,薛之谦怕让许嵩去洗澡的话这个醉的不太清醒的人会把自己给冻发烧了,也就没说要洗好澡再睡什么的,给许嵩把外衣脱了又掖好了被子就准备离开,却感觉到有一只手拉住了他。

“嵩嵩怎么了?”

“不要走嘛。”许嵩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说到。

薛之谦的心脏要受不了了。救命!这个三十好几的“老男人”撒起娇来真的太要命了。

更何况这还是薛之谦放在心尖上的人。

薛之谦拿出手机,神使鬼差地点开了录音,又对许嵩说道:“嵩嵩刚刚说什么啊?”

“不想离开你嘛。”

薛之谦有些愣住了。

许嵩一直都是一个不太喜欢展露自己内心想法的人,这样的话在许嵩清醒的时候那出现的可能性几乎就是0,也只有在他喝醉的时候会表现出那些许的脆弱感。

“好好好,不离开不离开,今晚就陪着我们的“巨婴”了好不好呀。”薛之谦说着坐到了许嵩的床边,看着许嵩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一时间竟不太想把手抽出。

过了一小会儿,许嵩突然坐起来抱住了薛之谦,头埋在薛之谦的胸前用力地嗅了一口,又抬头看着薛之谦的眼睛,用带着些许委屈的声音,道:“薛,是你太迟钝了还是你不想承认,戴佩妮都看出来我爱你了,为什么你就没看出来呢?”

薛之谦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虽然先前通过戴佩妮的帮助已经知道了许嵩对自己也有同样的感情,已经在想什么时候向他说出那句埋藏在心底很久的那句“喜欢”,但就这么措不及防地听到许嵩说出口的“我爱你”,薛之谦还是有些慌神,仿佛自己是在做梦一般。

“薛,你怎么,唔……”薛之谦没等许嵩把话说完,便吻上了许嵩的双唇。许嵩的嘴里还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酒味,通过这个吻传到了薛之谦的嘴里。

薛之谦觉得自己似乎醉了,舌头已经撬开了对方的唇齿,向更深处探索。还是许嵩有些喘不过气了,微微偏开头,才结束了这个吻。

“是我太迟钝了,没有想到你也爱我。”薛之谦喘着气对着许嵩说到,“许嵩,我爱你。”

说罢,便紧紧地抱住许嵩没有放手。许嵩也抬起手,轻轻地揉着薛之谦的脑袋。

“薛,还走吗?”

“不走了,陪你。”


次日清晨,许嵩率先醒来,望着天花板发呆,又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腰间,转头看到薛之谦,许嵩感觉自己的大脑停机了。

意识逐渐回笼,昨晚醉酒后的记忆零零碎碎地浮现在了脑海。

他好像,对薛之谦表白了?

记忆太过模糊,许嵩也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同薛之谦说出了埋在心底的爱。

“嵩嵩,你醒啦。”耳边传来薛之谦的声音,许嵩这才发现薛之谦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盯着自己看。

“薛。”

“怎么啦嵩嵩?”

“我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有啊,某个人昨晚一直抱着我撒娇不肯松手呢,我还录音了方便他回忆,嵩嵩要听嘛?”

“我……酒后胡言乱语,要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也别当真。”

“胡言乱语?”薛之谦的语气明显变冷了,“那你昨天说的爱我也是在胡言乱语吗?”

“我……”许嵩明显变得慌乱了起来,说错话了但又不知道从何解释。气氛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算了,我不和醉鬼计较。”

薛之谦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正当许嵩暗暗松了口气时,薛之谦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虽然我昨天已经说过了,但既然你不记得了,我就再说一次,这次你可得听好咯。”

“许嵩,我爱你。”

许嵩带着些惊讶看向薛之谦,却撞进了薛之谦满是爱意的眼眸,深深地陷了进去。

“嗯,听好了,也记住了。薛之谦爱许嵩,许嵩也爱着薛之谦。”


—————————

咳咳,第一次写这种(其实我也没写多少文),到最后他们表白的方式我真的换了三四种,最后挑挑拣拣就这个最满意了

我真的好能拖,感觉我的文进度都是非常慢的()

不求关注,求个评论吧

拜托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

二编

路人粉真不知道老薛原来是一杯倒🤣那就当我私设老薛是千杯不醉吧🤣🤣🤣

关于名学5的一点看法

其实名学5加了杨迪庞博和吴昕这个消息刚出来我就知道了,现在应该算是完全冷静下来了再开麦说说我对这次“大换血”的看法。

首先我是一个偏蒲的学分,从名学第一季第一期我就看到并且开始追了,应该可以说是最早的那一批学分了吧。

学长们的感情是在一季一季的相处之下慢慢形成的,而我们对学长们的感情也是在一期期节目下产生的,所有最开始看到节目的这个消息,真的只有愤怒,觉得节目组忘记了节目的初心。但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名学的初心好像就是为了给明侦选出侦探助理,至于合宿等,都是院长应了我们学分的要求才设置的。我似乎,也不能说节目忘本什么的……

从学长们的个人角度来说,我应该为节目的改变感到开心。峻纬九洲明明,他们有了更好的发展,外出闯荡了;啊蒲小齐凯凯,他们也是艺人,节目组请来了杨迪吴昕,能让他们与娱乐圈的前辈们有更深入一点的交集,这对他们以后的发展无疑是有利的;至于韬韬,我不觉得他是艺人,最多是B站主播,但来名学录节目,和兄弟们在一起也是一件很放松的事。而且,节目组请来了明星,无疑可以吸引更多人的目光,让名学的收视率能有所提升,也能让更多路人知道,甚至了解喜欢上学长们,我真的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

但从一个学分的角度来说,节目组的行为让大部分的学分都感到寒心。我们经常说名学7+n,但是,7+n,首先那个“7”得在啊,“7”没了,“+n”从何谈起?恩齐是第三季来的,小何是第四季常驻的,我本来想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小何一样迅速融合找到“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仙子能这么快被大家所接纳。但我突然觉得,第五季的名学还是“家”吗?家人们都外出去闯荡了,家里又来了几个新人,但新人,真的能融入这个家,走进学分们的心里吗?我觉得很难。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半素人,彼此之间的“地位”都差不多,年龄也相近,共同话题多,不会有那么多拘谨的地方。而杨迪吴昕,他们是娱乐圈的前辈,应该让他们赢吗?如果赢了他们,会不会被说是“不懂得尊重前辈”呢?我觉得我没有夸张,因为我确实见过在综艺里赢了前辈而被说“不懂尊重”的。

以及,从《哥哥的少年时代》中可以看出出,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是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那我们的名学还“卷”的起来吗?我估计悬。

总之,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其实也就是不喜欢名学5加了明星,虽然我挺喜欢杨迪吴昕的,但感觉他们进去以后,本来就有社恐的南北话会更少,凯凯不是特别会制造梗,那大概活跃气氛的担子就全部放在了小齐身上(但有杨迪在我觉得气氛这一块应该不用太担心)。

我现在就是把名学5当成了南北齐凯去和杨迪吴昕庞博一起录了另外一档节目,名学于我来说只有四季。

于第一季相识,于第二季熟悉,于第三季遗憾,于第四季打板。

大学有四年,我们名学也有四季。就当作是一个宿舍的人大学毕业了,有人选择了出去找工作,有人选择了留下来考研,虽然道路不一样,但友情一直在。

他们不是雾,他们不会散。

(其实到后面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焦头烂额,逻辑崩盘了属于是。)

目录

【谦嵩】《迟钝 》

Q:一些小时候很异与常人的特别想法?

“你应该想点什么”

“我应该想什么?”

“鬼知道你应该想什么”

“鬼: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我不知道”

“我不:什么玩意儿?”

“什么玩意:叫我干啥”

……………

🤣